登录  
孔广锡过宫炮的博客
  分类棋谱
  个人资料

用户:孔广钖过宫炮
网名积分:1520
实名积分:1500
博客等级:0
博客访问:5434421
关注粉丝:21
  个人简介
性别:男
生日:保密
棋技:市级水平
职业:自由职业
现居:广东
家乡:广东
    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转业后长期从事企业管理。
  正文
【象棋故事】棋霸克星 2018-3-8 9:08:00 类别:棋文

【象棋故事】棋霸克星

2018-03-06 象棋

乾隆十七年,有一位在四川峨眉苦修二十年的棋手李安,来到北京设擂。他放出话来:以三盘决胜负,他可以胜尽天下高手。天下高手听到这样的狂言,纷纷来到北京攻擂,结果一一落败。 
    大家愤恨之余,请出了早已隐退的天下第一高手蔡老爷,请他上北京收拾李安。两人这棋下得哟,真是震惊天下。本是三盘决胜负,结果蔡老爷与李安连下了九盘和棋,到第十盘时,李安到底年轻,精力充沛,胜出一盘。蔡老爷气得当场吐血身亡。 
    此后,天下再无人敢找李安比棋。而扬名天下的李安,也开始了他的征服大业。他带着几名弟子,主动到各地棋院去挑战。他们的第一站是天津卫的西梅棋院,迎接他们的是棋院老板鲍爷。李安的大弟子对鲍爷说:“三盘决胜负,如果三盘都和,则一直下到分出胜负;如果我师傅输了,这百两黄金就归你,我师傅从此退出棋坛;如果我师傅赢了,条件也很简单……”鲍爷道:“如何个简单法?” 
    “西梅棋院从此改名为李安棋院西梅分院。年收入的两成,要交给我师傅。” 
    鲍爷是天津象棋界的顶尖高手,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早听说了李安的狂妄,只是没时间去北京。今日他自己送上门来,正好杀他个落花流水。当下双方立了字据,摆下棋盘。结果只下了两盘,西梅棋院就不得不接受改名的事实。 
    两年下来,李安已经走了十八个省,有了二十五家自己的象棋分院。天下棋手恨李安入骨,但是又对他的棋艺拍案叫绝。 
    李安要回成都建立分院了,成都棋院的田爷心焦得不得了。不接受挑战吧,是奇耻大辱,当了缩头乌龟,以后还怎么在棋界立足?接受挑战吧,前面二十五家都输了,自己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这天上午,田爷和棋院高手在庭中商议对策,连连叹气。这时,庭中一个一身肮脏的大胡子对他说:“田爷,你不要怕,我可以胜他。” 
    田爷一看说话的人,不耐烦道:“痴人说梦,走远点,别误了本老爷的大事。”这个大胡子是棋院中的常客,只是一个拉车的苦力。他每天拉车挣钱的时间少,泡棋院看棋的时间多,连喝茶也只能喝别人走后的剩茶。田爷知道大胡子说棋的本事大,可称说棋第一高手,但是真让他坐上棋桌,那说棋的头头是道就一下不见了,总是输得丢盔弃甲。他如何能赢那像剃刀一样锋利的李安?大胡子见田爷不耐烦,劝道:“田爷别气。如果我赢不了他,我给你家拉十年车,一分钱不要;如果我赢了他,你就收留我,让我在棋院当个倒茶伙计,混口饭吃。” 
    田爷一想,这事情反正对自己没有坏处,便要大胡子先与他下三盘试试。三盘下来,田爷胜了两盘,和一盘,输棋的大胡子并不觉得丢脸,竟然厚着脸皮对田爷说:“我虽然下不赢你,但一定能下赢李安。”田爷冷笑几声,想叫人把这个疯子轰出去,不再跟他纠缠,却听大胡子道:“如你不信,拿几盘李安的棋谱来。从第十五步开始下,我下败方,你下胜方,我一定盘盘不输。” 
    田爷当然不信,为了叫大胡子彻底死心,他耐着性子让人拿了一盘李安的棋谱来。这是李安对山东第一高手孟良的棋,从第十五步起,孟良已经丢了一炮,大胡子能行?大胡子不怕,就下孟良的棋,田爷下李安的棋。一盘下来,他硬是和了! 
    田爷心中道:“奇了!”又和大胡子下了几盘。大胡子盘盘当败方,结果非和即胜,田爷硬是拿不下他一盘。 
    田爷大喜,当下摆了好酒好菜,与大胡子商议迎战李安之计。 
    李安率领弟子进入成都棋院时,田爷看也不屑看他一眼,冷着脸说:“你是从四川出去的棋手,是棋界后生,我与你下,胜之不武。这么着吧,让我女儿与你下几盘。”李安听后,脸一下热了起来,心中恼怒异常,他从未受过如此侮辱,恨恨地想:拿过棋院后,一定将这老东西一家赶出去,让他们流落街头,乞讨为生。 
    田爷命人在院中摆下棋盘,李安下一步,丫环从小姐闺房中拿一步棋出来。这件事惊动了成都,前来观战的人把棋院围得水泄不通。 
    第一盘,前八步,双方都应对正确。十五步后,双方均势,李安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占到便宜?通常下了这么多步以后,他早已经抢到了有利位置,为下一轮的大举进攻做好了准备;二十五步后,他没有找到对方的弱点,找不到攻击的目标;三十五步后,李安感觉不舒服,像是身不由己地陷入了一片无边的沼泽;从三十六步到七十六步,他感到自己越陷越深,就快陷进烂泥里死掉!直到七十七步,他才在劣势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和棋的良机。对方同意了。 
    第二盘,李安开始警觉起来,他不能再像第一盘棋那样苦不堪言。但是在四十步后,他如上盘一样再次陷入了沼泽之中,身体一直下陷。他拿不下这盘棋,只得在一百零三步后提出和棋。对方也同意了。 
    两盘成和,李安内心有点慌了。习惯了胜利的人,是难以面对失败的。第三盘,他从第一步起便全力拼杀,以求一击杀死对方,拿下成都棋院。但是二十五步过后,他再次出现了那种慢慢下陷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难道屋里同他下棋的会是那个人?不会吧,如果真是他,那可是苦了。他一想到这,内心就不免慌乱起来,一个分神,落入对方设下的圈套,一匹马被白白地吃掉。对方的大军压住他,李安觉得自己像一头被捆的猪,动弹不得,必死无疑,连和棋的可能都没有。李安长叹一声,扫了桌上的棋子,对田爷一抱拳:“我输了。” 
    喜得泪水直流的田爷回礼:“承让。” 
    李安对弟子道:“把田爷应得的百两黄金拿出来,另外,把过去赢的二十五家棋院全部物归原主。”李安吩咐完后,问田爷,“让我见见对手总可以吧?” 
    田爷叫出了女儿田绿绮。李安看看她,对田爷笑道:“我的对手不是她。快将我的师哥邬大胡子请出来吧。” 
    李安话一说完,大胡子便从田小姐的闺房里钻了出来,笑着对李安说:“师弟别来无恙?” 
    田爷大感惊讶,忙问大胡子是怎么回事?李安笑笑,对田爷讲了他们的一个故事。 
    李安和邬大胡子本是峨眉山上的放牛娃。有一年,一个道士从他们面前走过,看了他们许久,走过来拍拍李安的脑袋:“你如果愿意跟我学下象棋,便可以成为天下第一的棋霸,愿意吗?”李安当然愿意。于是道士不走了,就地住下,除了练道以外,就是教他们下棋。 
    二十年后,道士才说他们棋初学成,随后道士便去世了。如果道士不死,他们现在可能还在山上学棋。道士临死时说:“李安,以你现在的棋艺,可以成为天下第一人。但是你今生也有个唯一的天敌,就是这位棋艺平平的师哥。如果你们以后见面,一定要化敌为友。”
    道士为什么要说这话?因为他经常叫师兄弟二人下山去找人下棋。李安次次大胜而归,邬大胡子总是败多胜少,常在师傅与师弟面前抬不起头。但是邬大胡子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李安与邬大胡子下棋,每次都如身陷沼泽,不能自拔。 
    李安拍着邬大胡子的肩对他说:“师哥,很长时间不见,我以为自己现在有本事制住你了,结果还是与过去一样。这不是人力,而是天意,我服了!” 
    田爷听后,捋着胡子直点头:“真是长了见识,再强大的棋手,也有他的天敌;而普通平凡的棋手,也可能有打败天下第一的力量。奇人非奇,凡人非凡啊!”

阅读(649) | 评论(0) | 转载(0) | 举报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评论  


大师网博客 | 注册须知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60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