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VIP会员
加入收藏
首    页 | 象棋博客 | 象棋谱库 | 象棋视频 | 在线直播 | 网络赛场 | 象棋规则 | 象棋论坛
用户名:
密  码:
记住我的密码
  
公告:  
  • 棋坛快讯
  • 棋界动态
  • 赛制棋规
  • 棋人棋事
  • 棋诗棋文
  • 象棋史话
  • 象棋资料
  • 大师档案
  • 最新棋谱
  • 对局评注
  • 象棋讲座
  • 开局战略
  • 中局攻防
  • 残局决战
  • 排局欣赏
  • 百家争鸣
  • 网友评论
  • 论坛新贴
  论坛搜索: 我要投稿
 网络对弈
 在线对弈客户端安装程序
在线对弈 v3.21版
7978KB  
安装帮助 手机测试版
宇宙的琴弦
  日期: 2017-5-17 0:34:00   到底部 回复  [关闭]

浅谈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
楼主
 

1、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起源和演化

2、中国象棋中各棋子代表含义分析

3、国际象棋中各棋子代表含义分析

4、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比较中产生的几种荒谬观点。

 

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起源和演化

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高度相似,不免让人联想到两者必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中国象棋演化历史:

唐代以前,准确的说是唐肃宗时的丞相牛僧孺(公元779-847年)以前的有关“象棋”的历史资料目前有太多的可能解读方向,故暂时尚不能作为有力的中国象棋演化历史证据。

牛僧孺时期,中国象棋的形制是可以基本确定的。

牛僧孺所著的《玄怪录》一书中,载有汝南岑顺的故事。说他在唐代宗宝应元年(公元762)的一天晚上,梦见天那军与金象军两军相争,醒后在他的屋内发掘出一个古墓,深八九尺,墓前有金属制作的棋局,棋盘上摆满了各个兵种的棋子,都是由金铜成形的立体象形棋子。于是明白梦中军师所说之词,是象戏两军相争的情况。故事里提到梦中所见的象戏两军,有王、有军师,而军师所说的天马斜飞度三止,上将横行系四方,辎车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

该段文字说明了、也只说明了牛僧孺以前的象棋有马、象、车、兵四种棋子。上将横行系四方中的上将不会是今天的将(帅),应该类似于象(相),只是一个兵种而已,应该真的就是大象兵。至于王和军师,应是指挥棋子下棋的人,不在棋子之列。这一点类似印度的恰图兰卡,棋子也只有4种:大象、战车、骑兵和步兵。

另外一个有说服力的历史证据是白居易(772年-846年)的诗,白居易爱好广泛,象棋是其中之一项。在《和春深二十首》诗云:何处春深好,春深博弈家。一先争破眼,六聚斗成花。兵冲象戏车,鼓应投壶马。弹棋局上事,最妙是长斜。

另外,白居易在《放言五首》组诗中,用棋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世途倚伏都无定,尘网牵缠卒未休。祸福回还车转毂,荣枯反覆手藏钩。龟灵未免刳肠患,马失应无折足忧。不信君看弈棋者,输赢须待局终头。

白居易的诗说明,在唐朝象棋很流行,至少在上流社会很流行。同时,诗中也只提到了兵、象、车、马四种棋子,与牛僧孺的说法高度吻合。

据考古学家鉴定,开封出土的一批黄铜质象棋子,亦系崇宁年间(宋徽宗1102-1106)遗物,棋子圆形,兵种有将、士、象、车、马、炮、卒等七种。可以确定,至少在宋徽宗时期象棋已经定型。

胡适先生曾有两条笔记,考证了象棋为牛僧孺所完善:一是元代和尚念常《佛祖通载》在唐文宗开成己未(839)之下,大书制象棋,原注云:昔神农以日月星辰为象,唐相国牛僧孺用车马将士卒,加炮,代之为机(“:木制的机械,发射石头的兵器)矣。

无论炮是否由牛僧孺发明,将(帅)和士由谁添加,中国象棋的兵种演化至少以下两点是确定的:

1、         公元847年,中国象棋已有马、象、车、兵四种棋子。

2、         公元1106年,中国象棋棋子已与今天一致。

二、国际象棋演化历史:

互联网上有一篇文章专门研究国际象棋的起源,非常有学术价值,故在此摘录引用。摘录如下:

大多数人认为,国际象棋起源于印度,其原型为恰图兰卡恰图兰卡一般译为四军棋或四色棋,大约于公元56世纪于印度东北部产生。如果从恰图兰卡产生的年代算起,国际象棋至少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而作为现代样式的国际象棋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定型的,距今不过四五百年的历史。

有关国际象棋源自印度的说法是英国人威廉·琼斯于1790年在《亚洲研究》上发表的印度象棋一文中提出的。由于当时的西方学者对中国象棋一无所知(可能现在也知之甚少),在研究国际象棋起源时并未考虑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的渊源问题,简单地将国际象棋认定为发源于印度。同样是由于对中国象棋的一无所知,西方其他学者们普遍地接受了威廉·琼斯的观点。

20世纪70年代以后,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在其所著的《中国科学文化史》一书中明确提出,象棋的发源地在中国,其原型为六博,是一种与天文有关的游戏,流传到印度,慢慢演化为国际象棋并流传于世界各地。其后又有不少苏联学者、中国、南斯拉夫学者著书立说批评国际象棋的印度起源说。

如果说恰图兰卡形成于公元56世纪左右,那中国的六博之术产生时间则要早得多。在公元前10世纪以前可以断定已经有了六博这种古棋。公元前5世纪六博经过改革而成塞戏。生活于公元前65世纪的孔子曾经说过:不有博弈者乎(《论语》)这句话里,博弈即指六博和围棋。史料记载公元6世纪(南北朝后期)北周武帝发明的象戏(公元569年)和唐代于地下发现的百宝象棋基本相同:8×8盘(64格),立体子,棋子摆在格子上面,也就是现代国际象棋的格局。从棋盘、棋子和规则来看,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之间应该存在很深的渊源。

有关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是否同祖同宗,是中国象棋原型先出现还是印度的象棋原型萌芽早,这有待于专家学者们进一点研究。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与所有其它艺术、体育项目类似,国际象棋并非某个人的专利发明,而是由富于智慧的劳动人民创造,从萌芽到发展、从简单到复杂,在众多棋手、爱好者不断地努力下而逐渐丰富,发展起来的。

我们先暂且接受国际上通用的提法,即国际象棋起源于印度。让我们去看一看这种古棋是如何演变成现代国际象棋的的。

恰图兰卡(英语Chaturanga,俄语Чатуранга),在梵语里恰图兰卡指得是四种东西的意思。恰图兰卡起源于印度东北地区,棋子只有4种-大象、战车、骑兵和步兵,它们反映了古印度军队的组成兵种。恰图兰卡可以由四人或二人对弈。恰图兰卡通过掷骰子来决定该由谁走棋,这一点与中国的六博十分相似。恰图兰卡经多年流传,逐渐去掉了掷骰子来决定行棋次序的方法,由半博半弈的游戏转变成一种对抗性的棋类游戏。有关恰图兰卡的棋盘、棋子和行棋规则方面的信息留传下来的很少。

7世纪左右恰图兰卡游戏流传到的中亚和阿拉伯地区,进一步发展为沙特兰兹(英语Shatranj,俄语шатрандж)。沙特兰兹在在阿拉伯世界普及开来以后非常普及,一直到近代才逐渐被现代的国际象棋所取代。棋盘为64格,同于现代国际象棋。而棋子有车、马、仕、象、王、兵七种。

沙特兰兹在棋子和规则方面有大规模的改进,在中亚各民族中广为流传。许多人,包括许多王室贵族都热衷于沙特兰兹,更是出现了许多象棋高手,留下了大量的象棋文献,包括象棋残局、棋式、开局局面和棋局分析著作。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乌兹别克发现了一份包括三百多外棋式的沙特兰兹棋书,作者叫阿布里法塔赫(Абульфатх)。这本书成书于9世纪或10世纪,作者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为流行于中亚沙特兰兹游戏建议了一套百科全书。这套棋书的发现证实了沙特兰兹游戏在中亚的流传之广,影响之巨大。同时也证实了中亚人民对该这项国际象棋前身游戏的巨大贡献,国际象棋的第一次繁荣是与中亚文化和阿拉伯文化息息相关的。

尽管穆斯林们对沙特兰兹十分着迷,但受《古兰经》的影响,他们对那雕刻的栩栩如生的棋子无法接受。《古兰经》中有这样一段话:信徒们,酒、掷骰子一类的赌博游戏、偶像、占卜等都是魔鬼发明的可憎之物。要对它们避而远之,以图兴旺发达。因此那些看起来象真人和真实动物的棋子就被改造成抽象化的棋子。

阿拉伯人于7世纪开始的东征西讨使沙特兰兹游戏如蒲公英的果实一样传播四方、开枝散叶。这种游戏先是传到了西班牙和意大利南部,后来又传到了西欧其它国家。十字军东征对沙特兰兹在西欧国家的传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国际象棋发展过程中,各国的文化对其发展不断发生作用,从而使各国的国际象棋文化具有当地的鲜明特色。例如在蒙古,沙漠之舟代替,在西方则被教士所代替;西方称为城堡,而在俄罗斯称为大船

沙特兰兹里面firz, firzan, 后来叫ferz一般译为宰相维齐尔每步只能沿对角线移动一步,其力量仅比兵强一点,象每次只能走两格,因此黑方和白方的象是接触不到一起的。十五世纪末,后和象才拥有它们现在所拥有的力量。)王车易位的规则直到十六世纪才成为标准,兵的升变直到十九世纪才确定。直到1800年,逼和才被认为是和棋。

国际象棋中的产生更是其发展史上一场改天换地的革命。

众所周知,中国象棋中没有这个棋子,的助手是。国际象棋在印度及信奉伊斯兰教的各个国家里,也没有这一棋子。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允许棋盘上有一个代表女性的存在是不可想象的。扮演这一角色的是宰相维齐尔

俄罗斯人保留了沙特兰兹中对维齐尔”(Ferz’)(即现代国际象棋中的)的称呼(Ферзь)。俄国人的Ferz’棋子直到18世纪中期一直都保持着原来的男性身份,棋子按印度国际象棋模样雕刻,其形象为站立的将军,手持长矛或大刀。即便是在俄罗斯,尽管“Ферзь”()一词现在所表示的意义是王后,但该词仍来源于沙特兰兹中的ferz一词,即宰相维齐尔

大约十一世纪开始,西方社会开始用来代替维齐尔。至12世纪末,西欧国家的国际象棋的棋盘上已经完全取代了维齐尔,成为棋盘上力量最强、速度最快、最具威胁性的棋子,而这个棋子是代表女性的。

国际象棋在其发展历史上不仅棋子名称变化很大,棋子的行棋规则也变化很大。

沙特兰兹中的或者维齐尔本来是仅次于兵的最弱的一个棋子,每次只能沿斜角移动一个格子。象比稍稍活跃一些,它每次可以而且只能移动两个格子,可以越过已方或敌方的棋子。但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黑白双方的是无法接触的,也就是黑白双方的是无法杀死对方的。

兵第一着不能走两格,到达底线后也只能升变为。尽管是历经千辛万苦,由士兵晋升为将军,但力量却没有多大提高。

王车不能易位,无子可动一方被认为是输棋。将杀的结果很少,更多的情况是一方将另一方的棋子全部杀死。

由上述规则我们可以猜到,沙特兰兹行棋速度是十分缓慢的,对局的双方经常对敌方的开局着法无动于衷,而是按自己的思路各自出子。如果以现代国际象棋开局原则尽快出手,占领要点来看,沙特兰兹的行棋速度简直是让现代棋手无法忍受的。

西方人对作为国际象棋前身的沙特兰兹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改革,主要针对行棋速度进行了多次修改。

起初在开局阶段允许兵第一次移动可以跳过两个格子,后来在对局的任何时刻都允许兵在第一次移动时可以跳过两个格子。可以吃过路兵。允许王跳过相邻的棋子,后来这种规定发展为王车易位。然而最重要的改革应该是针对象和后所给予的自由。在棋手的纵容下,后可以沿任何方向、以任何速度移动。象也被取消了只能移动两格的限制,但剥夺了其可以跃过其它棋子的自由。

王车易位的规则直到十六世纪才成为标准,兵的升变直到十九世纪才确定。直到1800年,逼和才被认为是和棋。

上述变革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从十五世纪开始,直到十九世纪中叶,现代国际象棋的才成为我们今天所见的模样。

三、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渊源:

先说结论:

恰图兰卡是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共同的源头,于公元56世纪产生在印度。公元7世纪左右,分别向东和向西传播,并在两个方向上各自独立发展,发展期间不存在谁借鉴了谁的问题。

在东方,在原有的基础上,向战争模拟大型化、战场模拟领地化、兵种模拟专业化、战争指挥战略化方向发展,最终定型成今天的中国象棋

在西方,在原有的基础上,向棋子设计政治化、战斗激烈化方向发展,最终定型成今天的国际象棋

再说分析:

根据前述,这个时期(公元7世纪左右,唐朝前期和中期),东西方的象棋几乎完全相同,至少棋子兵种和棋盘是完全一样的。棋子方面前面已有论述,唐代象棋的棋盘为正方形8×864格,这从现存的唐代棋书书画等实物上可得到证实。

恰图兰卡的定型时期早于宝应象棋,故宝应象棋绝不会是恰图兰卡的前身。

牛僧孺把关于象棋的故事写进《玄怪录》一书中,《玄怪录》是玄玄幻幻的故事集,由此也可以看出,宝应象棋的出现在唐朝时期的中国是一件突然的、或者说是新鲜的事情。

唐朝以前很久,中国的文化已经很发达,历史记载也已经形成体系,且很完整了,若唐朝以前中国就有这种游戏,唐朝人不会在史料中看不见,也不会在口口相传中没有听说,这种游戏也不会有如此吸引眼球的资格隆重出现在玄玄幻幻的《玄怪录》中。

这说明,唐朝人不认为唐朝以前中国有这种游戏,或者说有高度类似的棋盘游戏。白居易和牛僧孺年龄相差仅7岁,他俩所处的时代所说不是唐朝最鼎盛的时期,但仍应是文化非常开放和包容,且中外交流高度活跃的时期,恰图兰卡进入中国成为“宝应象棋”并被士大夫钟爱是非常可能的事情。

至于恰图兰卡本身也源自中国的六博塞戏之类的古棋,和中国的宝应象棋同祖组同宗的说法太勉强。

首先,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六博塞戏和后来的宝应象棋、恰图兰卡有直接的演化关系;

另外,中国人自古讲究对称,且棋子喜欢布置在线路交点(参见同时期也已高度发展的围棋),棋子走在格子里怎么看也不符合中国人的喜好。若说是中国人同时创造了象棋和围棋,但棋子布置又有这么大的不同,是不可信的。史实证明,宝应象棋最终还是顺应了中国人的喜好,被大幅度改造,棋子从格子里改到了交点上。

再者,尽管中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大象,也有历史资料证明商朝时商王就组织过象兵参加战斗,春秋时湖北一代也不乏大象出没,但到恰图兰卡出现的公元56世纪左右(中国第一个南北朝后期、隋朝时期以及唐朝前期),中国人肯定已经认识到,在当时的中国,大象是不可能组织起来进行集群作战的。若说恰图兰卡源自中国某种古棋,宝应象棋也是这种中国某种古棋的传承,在公元56世纪以及到唐朝时候中国人还会把象兵部队安排进象棋,跟骑兵部队、车兵部队、步兵部队并肩作战,是不太可信的。相反,印度使用象兵倒有根有据,有大象的宝应象棋是中国人初次见到的源自印度独创的恰图兰卡更能让人信服,至于中国人以后将这枚棋子改造成其他含义,则是后话了。

 

中国象棋中各棋子代表含义分析

一、帅(将):军队统帅

从棋盘的设计上就可以明显看出来,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反映的战争层面是完全不同的。中国象棋棋盘要大一些,有双方明确的领地分界线,有专门的大本营(俗称九宫),有复杂地形及战略要地,作战讲究控制要点,讲究布局、讲究兵种配合。而国际象棋则更像是一场两军平原遭遇战。

国际象棋模拟的西方古代战争,以中国人的眼界来看,不但不是发动举国之力进行的一次大会战,也不是庞大的方面军进行的战争,顶多只能算得上山寨王,或者说是地方武装、团练之间的小规模械斗,用“打群架”来描述也不显过分。

古代西方净是一些小国家,或者是一些游牧部落,一个国家一个部落大概就只有一支部队,王自然每战必是军队首领了。即就是今天,像德国、英国这样国土面积根本无法和中国比的欧洲主要国家,也还是联邦或者邦联制。但在古代中国,一个国家,那怕说一方割据势力或一个诸侯也控制着大片地区,人口数量庞大,自然拥有多支庞大的军队,多支庞大的军队集中在一个战场会战显然是不可能的。割据势力军阀、诸侯王、或者说皇帝当然不可能每次战争都御驾亲征,而且指挥战争本身就需要很强的专业能力,不能儿戏将士生命,所以更多的战争还得靠将领来指挥进行。所以国际象棋的军队统帅是王,而中国象棋中是专业军人帅(将)。

在此顺便说一下,中国象棋中将(帅)有个照面杀的规定,正确的解释应该是,虽说象棋的设计和演化来自于对真实战争的模仿,但必定也受到很多传说故事、人们心中理想的战争和人物形象的影响,所以象棋的定型必定会理想化、规则化。老将不能见面的原因,人们常说的刘邦和项羽见面叫骂时一方偷袭,另一方中箭受伤的典故,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解释。老将为什么不能见面,是事关生死的安全问题,不是礼仪的约束。

二、车:就是战车兵部队。

通过阅读史料和去博物馆参观很容易对古代马拉战车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战车的特点是速度快、冲击力强,春秋时期诸侯作战大量使用战车,而且战车也是绝对的主力兵种,古典文献里出现的“千乘之国”、“战车百乘”就说的是一个诸侯国或者一支军队的战斗力。

战车之所以能作为主力兵种使用是与春秋时代各中原诸侯国的地理环境以及作战观念分不开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战争规模一步步扩大,战场从中原扩展到周边山区以及南方河流丛林密布之地,地理环境的多样性变化以及战争文化的发展,战车仅能适应于平原作战、转身不便以及成本相对高昂等缺陷显得越来越严重,终于在战国时代慢慢退出了古代中国战争的历史舞台。但在中国象棋里,战场环境毕竟是模拟的,有纵横交错发达的平坦道路,所以战车仍得以在恰图兰卡的基础上延续和保存,并且是威力相对最大的一个棋子,这也是历史的印迹。

三、马:就是骑兵部队。

骑兵群的进攻方式很容易想象。成群的骑兵部队向前急驰,冲击敌军的时候一定是向前方左或右偏转一个角度进行大面积冲击,只有这样整个骑兵部队才能有较大的攻击面。若不能转变队形,一味向正前方攻击,前面骑兵势必会挡住了后面骑兵,前面的骑兵搏斗,后面的骑兵就只能傻等,眼睁睁看着前面的骑兵倒下后才能投入战斗,相信没有那个将领会这样指挥战斗的。

中国象棋中马的走法正是模拟了这一点,或横或竖向前走一格只是前进,第二步斜走才是进攻。明白这一点,我们就会对“蹩马腿”有一个很好的理解,试想直走的道路上都有障碍,前进都成问题,怎么能有效发动攻击呢?

四、炮:代表伏(奇)兵部队。

伏(奇)兵类似于古代特种兵,就是那种无重装备,甚至盔甲都没有,装备相对轻便,正面战斗力差,但运动快,靠突袭能显出巨大威力的兵种。

伏(奇)兵机动时跟车一样走大路,因装备轻便,运动速度能跟车兵一样快。但伏兵有一个特点,可以不走大路,而翻山越岭,潜伏行军,专搞突袭和奇袭。中国象棋棋盘上的横竖线就是平坦的大路,但我们应该能想象,在棋盘上没有划线的地方必然是地形复杂的栈道、地洞、山路、独木桥、沟壑等等。伏(奇)兵是可以走这样的路的。

对照一下象棋中炮的特点:

1、                 无障碍时运动快,但不能攻击对方棋子。符合伏兵运动快、正面战斗力差的特点;

2、                 越过(准确的说应该是绕过)一个障碍,就能靠突袭对对方形成毁灭性的打击。符合伏兵具备突袭能力的特点;

3、                 战斗时伏兵需要悄悄绕过前方的军队(无论敌我)走地形复杂的道路,以便躲过敌方监视进行突袭,这样必然会造成巨大的非战斗伤亡,如人员和装备掉下悬崖、失足落水、掉队、被野兽袭击等等。若完成潜伏行军后出现在大路上不能找到敌人即刻进行打击以获取补给或者抓俘虏补充部队,那这只部队就丧失战斗力,相当于全部阵亡了。所以说伏兵部队潜伏后必须有战斗,否则潜伏行军就是白死,这就能解释炮为什么不能越过障碍而不战斗。

4、                 伏兵越过(准确的说应该是绕过)一个障碍就已经自损严重,若是越过两个障碍,那就自损的差不多了,即就是回到大路上也因损耗太严重而没有能力进行突袭战斗了,故可以解释为什么炮不能越过两个以上棋子攻击。

另外“一声炮响,伏兵四起”的常用语大概是炮代表伏兵的最好解释了吧。

常见的观点认为炮代表火炮或者投石机,这种解释如能站的住脚,至少必须解释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攻击敌方时,为什么炮弹不能越过两个以上棋子,而且必须把炮自己也要送到敌方位置上去?

五、兵:代表野战步兵部队。

这个容易理解,任何国家或者集体都会受实力所限,都只可能对少数部队进行高成本装备和技术培训。大多数部队(兵的数量相对较多,五个)只能是装备差,训练差,仅有盾牌和长枪的野战步兵,自然走的慢,战斗力相对差一些。

读史时有这么一种感觉,战争的“败”都离不开“溃”。换句话说,基本上所有的败仗,并不是因士兵被杀死而失败的,而是先被击溃,士兵溃逃,然后被打败。换一种思路,若是每一个士兵都能象钉子一样,做到人在阵地在、宁死不退不投降,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淝水之战就是一个典型战例。公元383年,拥有投鞭断流绝对优势的前秦败给了东晋,直接原因就是在前秦将领受骗,妄图“半渡而击”晋军,安排有计划后撤时,晋军将领朱序战场造谣,在战场高声呼喊:“秦军失败了”,瓦解了秦军斗志,造成秦军军心动摇,未经攻击就自行溃退,继而全军大败。

究其原因,战争,特别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拼的就是人,人就是最主要的武器,士兵丧失斗志,未击自溃,是最要命的事情。但士兵毕竟只是士兵,不可能有众多的信息来源站在将领的高度看问题,通常在军队撤退时士兵难免会有我军战事不利的猜测,若这时再被误导,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一点跟股灾发生时成千上万的股民盲目跟风互相踩踏完全是一个道理。知道这一点就应能理解战场上“督战队”的作用了。

在古代,通讯肯定无法与今天相比,任何一次战斗的撤退,即使有计划有准备的撤退,对将领来说都有莫大的风险。故而,象中国象棋模拟的类似规模局部战争中,战争不结束,无论什么情况下步兵部队都规定不准后退,或许是必要的手段。

反映在中国象棋中就是兵卒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后退。在本方领地内,若允许兵卒横行也可能会引起士兵诸如我方某处失利、需要让道或者救援等等猜测,动摇军心,有溃退风险,所以在本方领地内无论什么情况下也不允许横行。但到了敌方领地,情况就变了,兵卒横行,普通士兵想到的更多是去支援进攻,去建功立业,或者是去抢战利品,去发财,不但无损军心,相反还会激发斗志,是不会有溃散风险的。

至于其他兵种,因为每个军事单位的战斗力主要靠装备保证,士兵人数不会太多,容易联络通讯,容易做好思想统一工作,个别人被误导继而谣言满天飞导致该军事单位溃散的风险小的多,所以前进后退可根据战场形势灵活进行。

国际象棋中的兵任何时候不能后退也不能横走,是相同的道理。

六、象(相):代表水兵部队。

棋盘上的横竖线代表陆路,象走的斜线代表水路。

古代中国战争非常讲布局,讲谋略,这也是国土太大、兵力不足,没法处处设防的实际需要。打仗讲究利用山川地貌,建立要塞,控制战场战略要点,以静制动,不象国际象棋反映的西方作战模式那样,两支军队见面,战斗就像打群架一样一窝蜂的混战在一起,不注重对外界环境的应用,特别强调和崇尚个人英雄主义以及单兵战斗力的作用(这一点我们在西方的一些古代战争电影中应该有所体会)。

正因为这个原因,中国象棋中象(相),也就是水兵部队,所能控制的有限几个点就是战场预设的几个要塞,通过水路连接。水路在非战时提供灌溉发展生产,战时就供水兵利用战船快速往来,控制本方战场战略要点。

明白这一点就知道了象(相)为什么不能过河。毕竟在非战时一方是不可能把水道修到对方控制区域里去的,或者连接到对方境内水道上去,也不可能在对方境内建要塞,战时自己的船当然也开不到对方境内作战,即就是消灭了对方的水兵,对方的战船也会被摧毁或者全部自毁,水兵是为水战训练的,离开了战船,陆地作战能力相比其他陆战兵种几乎为零,即使自己的水兵到了对方境内也无用武之地,只能送死。

关于塞象眼很容易理解,斜线和横竖线交叉处无工事,仅仅是一些桥梁什么的。水面也窄、水深也浅,水兵不但没任何优势相对于其他陆地兵种,还净是劣势,若要在这些点发生战斗,水兵只会是案板上的鱼肉。即就是自己的友军驻扎在那里,水兵通路也是严重受阻,通行也是不可能的。

常见的观点有象(相)代表大象兵、丞相、天相师等等说法,但都难自圆其说,故不是合乎逻辑的解释。若说是大象兵,姑且不谈大象兵实际是不适合大规模集群编队作战的,为什么必须斜走总得有个合理解释。若说是丞相、天相师等,也难解释斜走的问题,再说这些文官部队能在战场上和车马炮兵等专业部队对抗,显然也是异想天开的。

七、士:代表民兵部队。

试想,体格健壮有战斗力的青壮年肯定都训练成车、马、炮、象、兵等专业兵种外出作战了,谁来协防大本营呢?自然只能民兵来完成这个任务了。

但民兵终究是民兵,战斗力肯定很差,要消灭敌人,是不能靠硬碰硬的,是非要借助于一些有利的工事或战法才行的。中国象棋中的士走斜线,这个斜线就是地道,通过地道控制大本营五个要点协助大本营防守,就像水兵控制外部战场七个战略要点一样。

通过地道突袭作战,就像抗日战争中的地道战一样,民兵也能发挥巨大作用。但若要民兵离开地道,走正常的横竖大路,就没什么战斗力,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了。故士不能走大本营内地上的横竖道路,也不能走大本营外的道路,也不可以去敌方领地,去了也没用,会直接被敌方秒杀。

在中国象棋里,士的战斗力综合来说还不如将(帅)。在大本营中心时,将(帅)和士的战斗力相当,都能打击四个方向。但将(帅)能移动到九个位置,而士只能移动到五个位置,且在九宫中心以外的其他位置,将帅有2-3个打击方向,士却只有一个打击方向。

认为士是谋士、或者卫士的说法有严重硬伤。若说是谋士,怎么解释士的战斗力,毕竟在大本营内还是能见谁灭谁,不是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谋士所能比的。若说是卫士,警卫力量,那为什么综合战斗力还比不上将“帅”?

当然,任何战争、任何国家、任何军队都会受限于财力和劳动力,跟大本营外的水道一样,不可能在自己的境内无限开挖水路,也不可能在大本营内到处挖地道,所以象(水兵)无能力控制领地内所有战场,士(民兵)也无能力控制大本营内全部九个点,只能依靠高超的指挥发挥自己的能力和特点,控制要点,配合其他兵种作战。

综合来看,中国象棋中反映的中国古代战争,或者说是古代中国人心目中的战争理念,利用有限的国力、人力、财力,充分利用自然环境,合理分派兵种,发扬人的能动性,强调技术,强调团结和奉献,战争组织有机而完整。老祖先的智慧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古代中国真不愧是《孙子兵法》诞生的圣地。

象棋中的象(相)在唐朝时几乎可以肯定代表的就是真正的象兵,或许象棋中的“炮”刚出现时,代表的就是真正的炮,据说考古发现宋朝遗留下来的棋子可以证明“炮”就是真正的炮,而且还证明“士”是女侍卫,也许还是姬妾一类的身份。但我们必须有正确的认识:“象棋不是一个人发明的,也不是很少的几个人发展改造的。象棋是人类共同智慧的结晶,象棋有着漫长的演化历史,象棋各棋子代表的含义在不同时期会不停的完善,甚至会完全改变。有关象棋的解读,只有最符合逻辑的,换句话说,就是逻辑解释硬伤最少的才是最正确的。至于某种解释出现的时间,以及是否出现在什么文献上、什么考古证据上,都只能是参考而已。”

 

国际象棋中各棋子代表含义分析

一、王(king):国王

在国际象棋中,王是威力仅比兵强的棋子,但跟中国象棋的将(帅)一样,是最重要的棋子,若被杀则意味着输棋。国际象棋中王的威力设定蛮符合人们对西方世界王的一般印象:有威望但一般年龄偏大、行动速度慢,每次只能横、竖或者斜走一步,比不得车、象、后、马。但王毕竟是王,年轻时也是数一数二的猛士,尽管年龄大了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故威力比最普通、最大多数的兵卒还是要强一点的,要不怎么能当王呢?虽说走动慢点,但能同时打击8个方向,而且能到达棋盘的任何位置,灵活性还是一流的。

二、后(queen):皇后

后是国际象棋中战斗力最强的棋子,威力完全覆盖了车和象的战斗力。参考后这枚棋子的演化历史以及欧洲的历史社会环境,合理的解释是:后代表着娘家的力量,也就是盟国的力量。在西方古代战争中,国家都非常小,婚姻关系产生的盟军对本国安危通常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一点也符合历史事实。

既然是盟军的力量,威力强于车、马、象、兵,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不过看起来,西方人还是缺少想象力,为了提升后的能力,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是把车和象的能力简单结合起来,怎么也不会有类似中国象棋中“炮”的创意。

三、车(rook):城堡型棋子

国际象棋是由印度传往西方的,古代战车大量使用于亚洲,包括中国、印度、中东、埃及等地,欧洲人恰恰在战车方面没有什么造诣。欧洲人见到国际象棋的原型恰图兰卡时,想必对战车并不熟悉,也不会有什么深入的理解。但作为行棋规则最正常、最普通的棋子,实在没有丢弃的理由,也实在没有什么改造的可能和必要。国际象棋在欧洲的演化过程中,欧洲人只能保留并强迫自己适应这个棋子。所以车这枚棋子保留下来了,但名字怎么取欧洲人有点犯难,叫战车吧,这个东西自己怎么说也不熟悉啊,不利于普及推广,叫个别的名字吧,怎么也找不到个合适的。最后干脆就叫“城堡型棋子吧”。

Rook”英英翻译成“城堡”是不对的,否则怎么也不能解释城堡为什么会移动。“Rook”正确的英英翻译只应该是“城堡形棋子”。“Rook”的英汉翻译“车”倒是正确的。

四、马(knight):骑士

欧洲中世纪时,骑士有着相当的社会地位,有身份也能战斗,也有点侠客的意思。巧的是,骑士也骑马,跟恰图兰卡的骑兵尽管不是一回事,但很容易联系在一起,故恰图兰卡的骑兵演化成了国际象棋中的骑士。但应该清楚,国际象棋中的“骑士只代表一个骑士,不是中国象棋里的骑兵群部队。

五、象(bishop):主教

象兵,在欧洲是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国际象棋在欧洲的演化过程中,象兵能长期存在在棋盘上根本是不可能的。欧洲宗教力量强大,宗教势力长期有力地介入政治和军事,故“象”演化成“主教”、“传教士”之类的应该是件自然的事情。

同为基督教又有天主教和东正教之分。众所周知,信仰不同的宗教会让人们之间产生严重的隔阂,不同的教派之间也经常水火不容。今天伊斯兰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如此,昔日天主教派和东正教派同样如此。黑格象和白格象永远没法相遇,各自只能在自己势力范围内活动正是这种信仰关系和信仰史实的写照。

六、兵(pown):士兵

在国际象棋中,兵只是散兵(单个士兵),不是中国象棋里兵代表的野战步兵部队。西方古代士兵形象我们在一些西方电影中常能见到:一个挨一个几乎手拉手一样形成兵阵,非常大的盾牌挡在身前,只能向前行走,但无法攻击正前方目标,只能使用刀枪剑攻击斜前方的目标。国际象棋里兵一个挨一个,向正前方前进、向斜前方攻击的设计就是模拟了西方古代兵阵的这种特点。

 

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比较中产生的几种荒谬观点。

一、国际象棋中各子力都有同样强大的战斗力,中国象棋反映了在中国官越大越无能。

实际情况是,中国象棋中,将帅以外的棋子,分别代表车兵、骑兵、伏兵(特种兵)、步兵、水兵和民兵,都是普通士兵。有的只是兵种的差别,并无身份的尊贵和卑贱。至于各兵种能力的差别,也是兵种分配以及装备和训练原因造成的,并非由于各兵种自身身份和地位的原因。再者各兵种能力各异,谁强谁弱并没有完全的可比性。相反,在国际象棋中各棋子才有明显的身份和地位差别,王、后、主教、骑士、兵等等。

二、国际象棋中的王战斗力比中国象棋中的将帅战斗力强,反映了西方王靠实力争取地位,中国靠身份和特权获得地位。

国际象棋中王有8个方向的打击能力,且移动范围大,个体战斗力强于中国象棋中的将(帅)属实,反映的是西方古代战争规模小,单兵战斗力重要,故而崇尚个人近身格斗的搏击能力,个人身体强健(也可以说是五大三粗)就能受到相当的尊重。而古代中国由于战争规模大,单兵战斗力的作用明显下降,赢得战争更要依靠于集体的力量,更强调将领的智谋和策略,用脑子打仗而不是拼蛮力。西方强调个人身体条件和搏击能力,在中国,将领的威望和地位更多来自于学识和谋略,个人搏击能力其实不是怎么重要的。相比而言,西方人的思维距离动物思维比中国人要近的多,恰恰说明了古代西方在进化上的落后。

这一点在中外一些影视作品中应有体会。西方古代战争的统帅形象不管怎样,同时必须是胳膊比别人腿还粗的猛士,很多时候甚至只要身体强健,自己能抡着斧头上阵,野蛮有力就能压服众人做首领,跟动物园里的猴群选择猴王方式差不多。相反,在中国,从古典文献、文学作品以及影视节目中见到的古代统帅形象,更多的是英武、智慧和文雅。单纯的好武斗勇,顶多只能给一顶“猛将”的头衔。

三、国际象棋中的王有开放精神,能身先士卒,投入战斗,而中国象棋的将帅不出九宫,依靠保护,固步自封。

中国象棋的将帅不出九宫(应该说是大本营)是有原因的。中国人家庭观念重,战士出外作战,家眷都保护在大本营,卫国同时也是在保家。最高主帅无论因任何原因外出,保护最高主帅的生命必将意味着放弃将士家眷安全。相反,西方社会家庭观念相对淡薄,将士只求个人军功、声望和富贵,家眷的生命对本人并不是非常重要,故保护王的安全以图个人前途富贵而放弃家眷的生命能被社会广泛接受和理解。

从这一点上来看,中国象棋中的将(帅)宁愿放弃建功立业或者逃路保命的大好机会,都要坚定的和将士家属(平民百姓)在一起,体现的不但不是将帅无能、保守和固步自封,反而是以民为本、军民一家、生死与共的伟大团结精神。也正是有这种精神,中华文明才能源源不断,无论经历多少风雨总能浴火重生,一直传承的今天。而那些有着“开放精神”的西方文化,有几个有悠久的历史?又有几个是由古老的文化传承到今天的呢?

至于国际象棋中王的 “身先士卒”更是扯淡,开局或者中局战斗激烈时哪一盘棋谁见过王的指令是“跟我上”,反而喊的都是“给我上”,自己躲在后面。只有到了残局时,安全了,才出来欺负一下对方的残兵败将,耀武扬威,或者说是被逼的象丧家之犬般四处逃难,实在不理解这也能解读成“身先士卒”。

四、中国象棋中的将帅要相和士专职保护,讲排场。

前面已经论述,在中国象棋中,除了将(帅),包括象和士在内的任何一种棋子都仅仅是专业兵种,无身份、地位、待遇的差异。中国象棋中的象和士还是综合战斗力相对较差的兵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赢战争的兵种安排,与是否讲排场完全无关。

五、国际象棋中有后,且威力强悍,代表了西方对女权的尊重。

国际象棋中,对后的力量最合理的解释是,后代表着娘家的力量,也就是盟国的力量。娘家的力量好歹都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比车、马、象、兵威力强自然是容易理解的。

有人说,后就是后,能征善战,代表的不是娘家的力量,而只是西方女性“巾帼不让须眉”自身的力量和自身的社会价值,以及社会对女性的尊重和支持。对这种观点实在不能细究,把女人送上战场,而且女人还比男人能打?再说,经常见“献后杀王”,为什么不允许“弃王保后”呢?

国际象棋象棋中的后,与代表西方是否尊重女权没有一毛钱关系,如果一定要说代表了什么,代表的恰恰是对女性的利用以及对女性的鄙视。

相反,在中国象棋中,各棋子,包括将帅均完全没有性别概念,女性照样可以做将帅。从这种意义上讲,中国象棋代表的文化更能体现性别平等。

六、国际象棋中兵可以升变,代表西方平民有上升通道,相比中国更有人权。

兵可以升变为后,文化来源细思恐极。

莫非古代西方的王流行同性恋?变态的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莫非士兵可以变性?王可以接受变性的王后,同样实在难以让人理解。

莫非士兵本来就是女兵?不但要把女人送上战场,而且男人还要躲在女人后面?能接受这种观点的应该就不是人了。

正常的理解,兵的行为令人敬佩感动,不顾艰难险阻誓死冲锋,冲到底线,应该嘉奖,应给予崇高的荣誉和物质奖励。不过话说回来,奖励的是地位、富贵和荣誉,战斗力可真是没法奖给的。战斗力本身就不强的兵,仅仅因为冲到了底线就突然间大幅提升了战斗力,合乎逻辑?

国际象棋的规定是:兵到底线后可以升变,也必须升变,可以也必须升变成车、马、后、象任何一种棋子。总之,王,你别想当,继续做个兵也不行。

看过《魔戒》的人应该还能想起那战斗力无比强大的阴兵吧。所以,正确的解释是,兵冲到底线后会自杀,而且也必须自杀,因为只有自杀后才能升变,变成“阴兵”。“阴兵”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战斗力自然超越现实世界的任何兵种,车马象后,想变啥都行。

该观点的提出者,不知道是否正确认识了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中各自兵的含义。估计一定是认为国际象棋中的兵和中国象棋中的兵一样,都是散兵。那顺着这个逻辑来看,国际象棋中的兵可比中国象棋中的兵惨多了。中国象棋中的兵过了河至少还能横着逃命,到了底线至少还不会象国际象棋中的兵那样,被逼着,或者被哄着自杀,想当个普通兵都当不成了。国际象棋中的兵必须死,必须升变,死了还得为王继续冲锋陷阵。可怜啊。

另外,中国象棋只是国家或者集团间的局部战争,最高统帅是将(帅)而不是王(皇帝、国王之类),将(帅)是没有重大岗位提拔权力的,晋升提拔封赏那是战后王(皇帝国王之类)的权力。把兵可怜的被自杀以及被升变硬生生理解为享受提拔的人,以及认为中国象棋里的兵和国际象棋里的兵一样也是散兵的人,为什么不认为战后中国象棋里的兵也能受到王(皇帝、国王之类)的封赏呢?

七、国际象棋中无“塞象眼”、“蹩马腿”规定,反映了西方的无勾心斗角的传统。

国际象棋的象(主教)和中国象棋的象(水兵)不属一类,完全不可比,

在国际象棋中,马指的是“骑士”。骑士尽管也骑马,但绝不是中国象棋中代表的 “骑兵”部队。骑士在单兵作战中,典型动作也容易想象,马超前加速一步,增加动能,然后骑士双手抓着长枪或刀剑向左前方或者右前方猛刺猛砍,这是最有力的攻击。国际象棋中的马走法也是模仿了这种动作。

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马的走法有着惊人的一致,并不意味着谁借鉴了谁,原因是源于印度的恰图兰卡在向东西方传播时,恰图兰卡的马原本就是这种走法,虽然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对恰图兰卡的马的含义进行了不同的改造,但原来的走法恰恰也能适应改造后的这两种含义。无他,巧合而已。

中国象棋的“蹩马腿”原因前面分析过了,现在诸位可以自己试分析一下,单兵贴身作战时,“蹩马腿”是很严重的事情吗?

真的很难以理解,“塞象眼”、“蹩马腿”纯属军队的战斗技能,跟“勾心斗角”有哪门子关系呢。

八、国际象棋是绅士间的战斗,靠实力,不靠阴谋,更光明磊落。

这种感觉的来源,大致是有初学者看到国际象棋棋盘小、棋子火力猛,交战直接且激烈,兵力损失大,双方胜负更多依靠肉搏,常有硬碰硬局面,想象不来也体会不到国际象棋对抗双方背后“肮脏”的谋略和策划,故而产生诸如“赢的光荣、输的磊落”等幻觉,故尊之以“绅士”间的战斗。

何谓绅士,说白了就是要遵守规则,要自律,要给对方公平的机会,哪怕自己利益受损。

棋子都是木头做的,棋子威力大自然说明了其自我约束少。如果象国际象棋一样,一见面就拳打脚踢,扫堂腿、黑虎掏心、二龙戏珠,有招尽管上,招招见血,血肉横飞,哪来的绅士风度。特别是王,还有个专门的特权:王车易位。不打仗的时候人模人样的被簇拥在王的位置,战争一开始,就伺机往角落里溜,完全不顾王者应有的尊严和体面,毫不羞耻地撕碎了“身先士卒”的伪装。与中国象棋里堂堂正正、视死如归、“不成功,则成仁”的将帅相比,完全是君子和小人,绅士和流氓的区别。

相比来说,中国象棋各兵种的自我约束要远远大于国际象棋,各棋子行为受限更多,更“自律”,给对方提供的机会更多更公平,下棋时棋手也更注重的是给对方造成压力而不是直接打击,所以说怎么看都是中国象棋要更“绅士”一些。

相比来看,国际象棋的对抗更像两个壮汉撕扯在一起打架,虽不能说不讲战略战术,但看起来更血腥、更暴力、更刺激。中国象棋的对抗更像两个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在过招,动作文雅却不耐看,但招招意义深远,令人不寒而栗,一招不慎,被对方抓住漏洞,差不多就该game over了。

九、国际象棋中兵很重要,体现了对下层民众的尊重,而在中国象棋中兵是炮灰,生死不重要,反映了草民的可怜。

从感觉上来说,国际象棋中兵确实比中国象棋中的兵重要,兵甚至可以称为国际象棋的灵魂。但粗浅分析即可知,国际象棋中兵重要的原因,在于兵的数量多、子力价值低和棋盘的拥挤,而并非在于兵的地位和其自身的战斗力,或者什么人对兵的什么尊重。

跟中国象棋一样,国际象棋中的兵也是炮灰。其实在两种象棋中,除了王和将帅,谁不是炮灰呢?在国际象棋中,各炮灰还多少有点身份贵贱差异,在中国象棋中,兵同车、马、炮、象、士一样只是专业和装备有区别的兵种而已,无丝毫的身份贵贱差异。单单强调中国象棋中兵是个炮灰,硬把一个专业兵种往“下层群众”身上扯,智力确实有些问题。

其实,象棋只是战争的模拟,文化是文化,军事是军事,军事只是一门专业而已。文化的涵盖范围远远大于军事涵盖的领域,军事中的确能显现出一些文化的影子,但也只是影子而已,甚至有可能还是歪曲的影子。仅仅观察模拟的军事,就敢对文化做出评价甚至总结,跟那些摸象的盲人有什么区别呢?好歹那些盲人眼瞎心不瞎,但是有些人呢?

 





最前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最末页  /0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管理
电话:13603119508  电子邮箱:zgxqds@126.com    © 2006,版权所有(中国象棋大师网)    冀ICP备05001823号